推进钢铁超低排放 何文波委员:要啃技术中的“硬骨头”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 2020-06-02 二维码分享
钢铁行业炼焦和烧结产生的硫化物、氮氧化物和烟粉尘等废气相对来说较严重,再加上排放的污染物种类多、产污量较大等特点,在“到2020年底前,重点区域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,力争60%左右产能完成改造”的目标推动下,今年大气污染防治的一个重点就是推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工作。
?
  我国钢铁超低排放标准的粉尘颗粒物、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浓度等指标,其严格程度已超过主要发达国家,全国政协委员,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、执行会长、秘书长何文波在会议中表示。
?
  源头减排、过程控制和末端治理是我国钢铁企业超低排放的治理手段,目前针对多个生产工序等已经形成了技术体系。日前,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印发《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技术指南》,在技术路线选择、工程设计施工、设施运行管理等方面也为钢铁企业实施超低排放改造提供参考。
?
  虽然我国钢铁超低排放已经取得了不错的进展,超低排放改造技术有据可依,但推进清洁生产、打造绿色钢厂是形成可持续钢铁超低排放的目标。要想实现这一点,何文波提醒道,保证超低排放改造的稳步推进也要从企业诉求出发
?
  一些地区层层加码,将超低排放纳入地方强制性标准,忽视超低排放改造的技术难度,钢铁企业进行所有生产环节超低排放改造需要投入更高的成本。何文波估算吨钢环保设施运行成本增加50 元以上,按全行业10亿吨钢产量测算,若全面实现超低排放,全行业相关技改投资将超过2000亿元,每年要增加运行费用500亿元以上。
?
  因此,何文波提议对于超低排放技术中难啃的“硬骨头”,必须进行绿色制造技术协同集成创新、优化完善,但这并非易事,需要政府、企业、科研单位和环保技术装备公司等多方协力完成
?
  同时,有业内人士针对钢铁行业多污染物减排提出建议,业内要积极研发全氢冶炼技术、高炉高比例球团(全球团)冶炼等新技术;另外据了解,目前钢铁行业大气污染治理已实现从“单工序”向“全流程”过渡,控制技术也已实现从“单一污染物控制”向“多污染物协同控制”的技术升级,因而要注重污染物计量合理化问题,可适当允许不同生产工序之间污染物等量或减量置换,污染物计量由“单工序独立计量”向“全流程总量折算”过渡。
?
  为缓解钢铁企业超低排放高投入的压力,何文波建议,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,对真改、实改、有实效且经评估监测稳定达到超低排放要求的企业给予更多激励,并设立超低排放政府引导性专项资金及相关保障政策,对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加大资金支持力度。除此之外,对评估监测中弄虚作假、超标违法排放的企业依法严格处罚,确保企业实施超低排放改造有一个公平、公正的环境。

本文转载自环保在线,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,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及站点所有,如有对您造成影响,请及时联系我们予以删除!